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

企業需避免觸碰“欺騙性”商標雷區

“全天然”“老手藝”“霾衛士”……看到這些標志是不是會覺得它們對應的商品成分可靠、品質優良、效果卓群?

“事實上,這些聽起來很‘靠譜’的標志一點都不靠譜。”在3月31日舉辦的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涉“欺騙性”條款商標駁回復審案件審理情況通報會上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判三庭黨支部書記、法官張劍表示,它們通過對商品和服務的質量、成分、功能用途等作出超過其固有程度的表示,可能誤導消費者,最終被依法駁回,無法獲得注冊。

什么樣的標志具有“欺騙性”?一般普遍認為的“欺騙”是否等同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具有“欺騙性”?

張劍介紹說,一般而言,認定某一標志是否“帶有欺騙性,容易使公眾產生誤認”,需要從標志指向、整體誤導性、欺騙可能性、使用的商品或服務類別和注冊主體、判斷主體、誤認程度等多個角度綜合進行考量判斷。

2013年,《商標法》對“欺騙性”條款進行了修改,將“夸大宣傳并帶有欺騙性的”改為“帶有欺騙性,容易使公眾對商品的質量等特點或者產地產生誤認的”。按照修改后的規定,適用“欺騙性”條款,無需同時滿足“夸大宣傳”和“帶有欺騙性”兩個要件。

“在實踐中,我們發現部分經營者在申請注冊商標時,僅從自身利益出發,設計商標時懷著僥幸心理,妄圖打‘擦邊球’,通過夸大宣傳、虛假描述等方式,誤導公眾,這樣的商標無法獲準注冊。”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副院長兼政治部主任宋魚水表示,從長遠看來,也影響商標申請人作為市場主體的正常經營與發展,無異于自毀長城。反之,經營者在注冊商標時,如能對標志有無欺騙性作出預判,并進行調整,主動避讓,將有助于減少商標被駁回的風險,提高商標申請注冊的通過率,降低注冊成本,有益于企業長期高質量發展。

宋魚水介紹說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成立以來,存在涉及“欺騙性”條款而被駁回的商標,它們的商標名稱與商品實際特點、服務提供者的經營特點存在出入,甚至通過一些明示或暗示性表述將可能不符合產品質量、產地等特點的詞匯“植入”商標之中。

據了解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自審判三庭成立以來,共受理商標駁回復審行政案件3萬余件,其中涉“欺騙性”條款案件收案量逾千件,占商標駁回復審行政案件收案總數的3.1%。近3年來,涉“欺騙性”條款商標駁回復審行政案件收案數量分別為200件、508件、374件。在該類案件中,該院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,維持被訴決定的比例為81.3%。

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判三庭法官助理雒明鑫以一個被駁回的商標——“禮安基金”舉例說,原告某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申請注冊在第36類金融咨詢、基金投資等服務上。法院經審理認為,申請商標帶有“基金”一詞,但原告并不具有基金管理人的資質,該名稱與原告名義存在實質性差異,不符合商業慣例和通常做法,容易使消費者誤認,被認定帶有欺騙性,同樣被法院駁回。此外,他還提到了一枚商標——“為胃好”,原告廣州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請注冊在第32類無酒精飲料、植物飲料等商品上。法院經審理認為,該商標使用在植物飲料等商品上容易使相關公眾認為其商品具有“養胃”“健胃”等對人體胃功能有好處的功效,從而有可能產生誤認,同樣被認定帶有欺騙性,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。

“商標是企業的無形資產。”張劍表示,為了提高產品的認知度、認可度,商標申請人在設計商標時,常常會通過一些明示或暗示性的表述,傳達企業的經營理念,突出展示自己產品的質量、產地等特點。這本身無可厚非,但商標申請也不能隨心所欲,企業或者個人在申請商標時應當更加慎重,主動避讓一些可能具有欺騙性的詞語,避免觸碰“欺騙性”條款的雷區而無法獲準注冊。

附件:


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
彩神网